【检察日报】四时即景:北国的夏天

 



    北国的夏天,总是姗姗来迟。

  凌晨三点多钟,北国的天就亮了。勤劳的牧民赶着牛羊放牧了,牛羊追逐水草丰茂的方向,一边大口大口吃着青草,一边慢慢移动着,牧民悠然自得地骑在马背上,跟在后面,翻看着手机,在享受大自然给予人类无私慷慨馈赠的同时,感受互联网给人们带来的生活便捷。


 

    然而,在早春时节的原野上,大地刚刚解冻,婆婆丁(学名蒲公英)就迫不及待地率先破土而出。食客们轮番掘土断根灭绝式的采挖,剩下零零星星的被挖伤根后遗落下的几棵弱小婆婆丁,顽强地开出瘦小的花,有的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绽放,没几天的工夫,花骨朵就枯萎了。一些无名小花,在婆婆丁惨遭伤害后挺身而出,在春暖乍寒之时,争相绽放,填补了那段时间原野上美的缺项。这些无名小花,有白色、有淡黄色、有藕荷色,点缀着嫩绿的原野大地。

  就在这时,不知从哪里,逆着风向,飞来一只小蜜蜂,发出阵阵嗡嗡声,一退一进、上下颠簸着,在无名小花上方反反复复拉锯式地飞翔。终于,小蜜蜂落在了一棵稍高一点的藕荷色的无名小花花蕊上,嗡嗡声随之停止。这只小蜜蜂,也许是从远方飞来,一路翻山越岭,不辞辛苦寻觅,好不容易才找到可采食的鲜花,或是饥饿和干渴的原因,总之,此刻正全神贯注地在花蕊上采食花粉。只顾吃草的牛羊走到一簇草丛边,惊扰到了一只专心觅食的鸟儿,小鸟腾地飞起,翅膀扇起的风,把无名小花吹歪,惊吓了采食花粉的小蜜蜂,只听小蜜蜂嗡的一声,从花蕊中飞出,一眨眼便不见了。

  一场大雨过后,北国的仲夏来了。在广袤的山峦大地上,花海如潮,高低错落,层层叠叠。春天就已经开花的那些无名小花,仍然生机勃勃,旁边刚刚盛开的一些较高的花朵,并没有淹没无名小花,自信的无名小花傲视群雄,全然不顾周围的一切,按照自己的生命节奏,一茬一茬不停地绽放着新花。在百花聚集的江畔湿地边,一朵兰花格外秀美,显得那样与众不同,含苞待放的兰花,在碧绿叶片的遮罩下,花瓣紧紧抱成一团,如羞涩的少女,在闭门准备华美靓丽的衣装,欲出席一场盛大的成人仪式。

  中午时分,一只蜜蜂从远方一路嗡嗡飞来,在一朵淡黄色无名小花的上方,一圈一圈地盘旋飞舞,时高时低,嗡嗡声一阵紧似一阵。突然,嗡嗡声停止了,蜜蜂像被淡黄色无名小花磁吸一般,重重落在小花上,压得小花晃晃悠悠。猛然间,嗡嗡声骤起,蜜蜂呼的一下,又飞向空中。

  不一会儿,嗡嗡声由远到近,眨眼间,蜜蜂如直升机降落一样,垂直向下,轻柔地落在那株兰花的花蕊上。在兰花飘香的花蕊上,蜜蜂欢心喜悦,不停抖动着翅膀,爬上爬下、点头哈腰的,原地不停转动着,一次又一次亲吻着鲜美的花瓣,在贪婪采食甜甜的花蕊后,不知是出于自身的清洁,还是对花粉的珍惜,蜜蜂面对花蕊,用两只毛绒绒的前爪熟练地将粘在嘴角外边的花粉抹净,抹掉下来的花粉又落回花蕊中。再过一会儿,蜜蜂一动不动,许是睡着了,在风吹叶舞的情曲中,进入了甜蜜的梦乡。

  北国的夏天,昼长夜短。夜晚,绵绵细雨传情话,叶罩蜂花两相依。雨过天晴花烂漫,蜂采兰花蜜甜香。

  (作者单位:黑龙江省黑河市爱辉区检察院)


 


关闭窗口

网站首页加为收藏设为首页联系我们旧站入口


联系地址: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长江路85号 邮政编码:150090
黑ICP备05000574号 技术支持:龙检新媒体工作室